真空上陣

剛上課不久,發現一個小豆苗的表情很不一樣.看著他,問他是不是難過,他扁嘴的點頭.對他說:"過來,老師抱抱你."他頭趴在我的肩膀上,沒到兩分鐘,聽見大聲哭聲,我的背後到臀部一片濕濕.這小豆苗嘔了我一個背.


上了一年的課,從來沒有發生這狀況,所以從來沒有準備一套衣服在農莊.請了助理農夫幫忙找找看有沒有其他人可以借借衣服,褲子.結果來了衣服沒有褲子..清洗好身體之後,決定圍毛巾算了.從浴室出來,開始要上課的時候,另外一個農夫姐姐問我要不要穿他的褲子,這農莊的農夫,助理農夫都充滿了愛,這是一個愛的環境.穿上他的褲子,穿上廚師的衣服,開始上課.


裡頭什麼都沒有,很自然很舒服的和小朋友玩了一個上午.在小豆苗的面前就是如此的坦蕩蕩,無須任何的掩飾.他們的真和純都洋溢著整個空間.不經覺的就把自己變成了和他們一樣的世界.大人阿!大人…不要讓自己的"要贏在起點"的想法污染的小小豆苗.讓他們空白的世界裡真誠的活著.